中国金融情报局网-关注品牌质量,聚焦时代发展!

网站首页

中国金融情报局网

马斯克“哭诉”:身心俱疲 特斯拉股价以大跌作为回应

当前位置:中国金融情报局网 > 消费 > 正文  2018-08-20 08:40:39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近日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马斯克罕见向媒体展现出他真实而脆弱的一面——他还原了本月上旬发推文宣布考虑将特斯拉私有化的情景,还声泪俱下地回顾了过去所面临的巨大压力,以及工作对他个人身体状况的影响。他认为,过去这一年是他职业生涯中面临的“最艰难、最痛苦的一年”。但在马斯克一番至情至性的“哭诉”后,特斯拉股价以大跌作为回应。

超人不会流泪,但“钢铁侠”马斯克会,最近还越发频繁。

有句著名心灵鸡汤是这么说的:“你必须非常努力,才能看起来毫不费力。”

这话对特斯拉董事长兼CEO埃隆·马斯克也很适用。过去二十年,作为硅谷野心最大的企业家之一,聚光灯下的马斯克总是一副勇敢而潇洒的样子——不理会批评,享受着成功和财富带来的喜悦。他的名字也常常出现在娱乐报道里。

然而,号称现实版“钢铁侠”的他远没有达到游刃有余的境界。马斯克不仅是技术狂,还是工作狂,数年前每周工作时间就超过了100小时。但人们更愿意将这些辛苦,用以论证马斯克有多么擅长“高效利用时间”。

马斯克有流泪的时候吗?当然有。在几年前的一次访谈中,谈及创业艰难、梦想成真时,他就曾眼眶湿润;在特斯拉的股东大会上,他也时常哽咽。

只是这样“为梦想窒息”的泪,我们在其他企业家脸上也不难见到。

真正令人意外的是,近日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马斯克罕见向媒体展现出他真实而脆弱的一面——他还原了本月上旬发推文宣布考虑将特斯拉私有化的情景,还声泪俱下地回顾了过去所面临的巨大压力,以及工作对他个人身体状况的影响。

他认为,过去这一年是他职业生涯中面临的“最艰难、最痛苦的一年”。但在马斯克一番至情至性的“哭诉”后,特斯拉股价以大跌作为回应。

发私有化推文后 他的噩梦开始了

马斯克这次濒临崩溃,要从他不久前发的一条推特说起。

当地时间8月7日,马斯克发推表示,正考虑将特斯拉以每股420美元(对应市值约720亿美元)的价格将其私有化,并且资金已经到位。

消息发布于美股正常交易时段,马斯克却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1小时20分钟后,特斯拉股价飙涨7%,随后特斯拉股票交易暂停了一个半小时,当日收涨11%。

据《纽约时报》报道,马斯克表示,那天早上他和女友在家里醒来,晨练过后,他开车去机场。在去机场的路上,他发布了那条推特。

第二天,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在旧金山办公室的调查人员就要求特斯拉做出解释。通常情况下,上市公司计划的这些重要信息是要经过公司内部充分的准备后详细列出的,并是通过公司的官方渠道发布。

《纽约时报》还援引两位知情人士的消息称,特斯拉董事会成员对马斯克的推文措手不及,他们对没有事先知情而感到非常愤怒。这些董事会成员随后匆忙拼凑了一份公开声明,试图平息这场看似随意的推文引发的股价波动。

马斯克却认为,这条推特是为了提高特斯拉的透明度,而且在他点击发布之前,没有其他任何人看过或审阅过推文内容。

此外,投资者、分析师和媒体还对这条推文提到的报价感到困惑。马斯克在采访中解释称,他希望开出的价格比特斯拉当时股价高出20%,也就是大约419美元。但他觉得419不太好看,因此凑整就变成了420美元。

有趣的是,4月20日是美国所谓的“大麻日”,因此420这个数字一度让不少人怀疑,马斯克的推文是他在抽大麻后说的胡话。对此,他在采访中称:明确说一下,我当时并未吸食大麻。大麻无助于提高工作效率。

对媒体真情流露 换来特斯拉股价大跌

不过,私有化推文只是导火索,真正的压力来自高强度工作和虎视眈眈的做空者。

在《纽约时报》的报道中,马斯克几乎成了个泪人,倾诉着自己的辛酸。这与他过往的“体面”形象大相径庭。

文章一开头就写道,马斯克“努力保持着镇定”(struggling to maintain his composure)地说:“过去这一年是我职业生涯中最艰难、最痛苦的一年。”

在采访中,马斯克则是“又哭又笑”(alternated between laughter and tears)。

马斯克回忆称,今年6月28日,47岁生日当天,他躲在办公室里24小时工作。

“整夜都是,没有朋友的陪伴,啥都没有。”

两天后——6月30日,他原本要为他哥哥的婚礼当伴郎,但他从特斯拉工厂直接飞到了加泰罗尼亚,抵达时距离婚礼仅剩两个小时。然而,在婚礼结束后,马斯克没有做任何停留,又直接飞回了特斯拉总部。

也许这样的马不停蹄,让特斯拉在今年6月达到了Model 3的生产目标。当被问及过度的工作是否会对身体健康造成损害时,马斯克表示:“实际上感觉不太好,有一些朋友曾来看过我,他们都很担心。”

“从特斯拉运营的角度来看,最糟糕的时候已经过去。但从我个人来讲,更糟糕的还在后头。”马斯克说,近期他每周的工作时长达到120小时,自2001年来从未休过一周以上的假期。2001年他之所以休息过一段时间,还是因为去南非得了疟疾住院。

这样的工作强度是有代价的。马斯克表示,如今他经常需要服用药物安必恩(Ambien)才能入睡。“很多时候我只有两个选择,失眠,或者吃安眠药。”

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注意到,马斯克曾公开表示,不愿意挤压自己的睡眠时间——在2013年计算机历史博物馆举办的一次访谈中,他提到自己最合适的睡眠时间是6-6.5小时。通常他会在凌晨1点入睡,早上7点起床。

“当我睡得不够时,我发现我会变得很暴躁——我也可以减少睡眠时间,但那样我的思维敏捷程度就会受到影响。”

实在是一语成谶。

这种情况,特斯拉其他高管也看在眼里。《纽约时报》援引知情人士称,多年来特斯拉也一直希望给他配备一名副手,去分担一些日常工作。

马斯克目前身兼特斯拉董事长和CEO职位,这是他沉重工作负担的来源,也为不少投资者诟病。但他在采访中表示,目前并无计划放弃其中一个角色,不过也表示,“如果你知道谁能做的更好,请告诉我,他们可以来做这个工作。”

另一方面,财务状况不佳,使不少投资者坚持做空特斯拉,这也让马斯克苦恼不已。在上述采访中,他又一次提到特斯拉空头们带给他的痛苦:

做空者给我带来了至少几个月的极度折磨,这些人极力推行自己的理念,而那有可能最终导致特斯拉的覆灭。

他表示,之所以如此痛苦,是因为这些做空者不是傻子,而是“极度聪明的人”。

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注意到,今年5月初,马斯克还自信满满地表示,他将“很快烧光做空者”。

然而在马斯克这番真情流露后,特斯拉股价以大跌作为回应——市场可能并不关心马斯克有多拼搏、空头带给他多少痛苦,而更看重他作为管理者给公司留下的隐患,以及监管压力越来越大的现实。

周五当天,特斯拉股价低开低走,盘中最低跌破303.53美元,跌幅最大达到9.5%,最终收跌8.93%,报305.5美元,创8月2日以来新低,盘后还在进一步下跌。此前特斯拉财报、沙特主权基金持股特斯拉和马斯克发布私有化推特所带来的涨幅,几乎尽数回吐。

这或许又应了网上另一句流传甚广的心灵鸡汤,大意是“总爱晒自己有多辛苦,其实是一种病”。

当然,鸡汤只是鸡汤,不是衡量一切的标准。“钢铁侠”马斯克本来就是人而不是神,自然有脆弱的一面。

而且,哪个创业者敢说自己真的“毫不费力”,又一点也没感到过孤独?